製圖/邵競
  @郝倩在英國:這對父母之所以搶了拍攝者的相機存儲卡,是因為存儲卡中有他們兩歲幼女小便的影像。換任何一對有責任的父母,都不會容忍這樣的影像留存,更何況有可能被放在網上公開傳播,作為“沒素質”的最佳例證。
  Facebook (社交網站臉書)上有一幫網友,以拍攝在地鐵里吃東西的女人為樂,並張貼上網。遇到類似偷拍者,乘客是有權直接報警的。西方社會對於成年人吃巧克力棒的肖像權都有所保護,更不用說拍攝一個當街解決內急的2歲女童了。
  @EDDY_笑笑昀:再怎麼樣也不能拍小孩的私處,你們覺得那對父母不對可以說,但是為什麼要拍小孩尿尿,這三個青年人應該是沒有小孩吧?所以沒有去考慮過小孩被人這樣拍下,她長大會有怎樣的陰影。
  @蘇黎世沒有仰光:小孩排隊排到憋不住沒辦法,而且父母保護孩子的隱私也是出於本能,為什麼都不追究那個拍照人的責任?他想用照片去做什麼文章?作為父母的第一反應肯定是要刪照片了。如果父母沒有第一時間做出這種動作,他是不是馬上就會把照片散佈出去?
  幼童尿急如何妥善處理?
  @假裝在紐約:很認同網友的一段話:文明的意義除了不當街便溺,還有善意與寬容,前者是表象,後者才是根本。真正的文明,是碰到這樣的情況,走過去善意咨詢那位母親是否需要幫忙,或者指引她找到廁所,而不是冷漠地拍照當成渲染大陸人素質低下的又一個證據。內地人的素質的確有待提高,但香港人的文明同樣需要提升。
  @郝倩在英國:美國NBC曾報道過一則類似的新聞,此事發生在今年1月份,當一對夫妻帶著2歲的兒子在一家服裝店時,2歲的兒子要上廁所,但服裝店拒絕借用員工廁所,母親讓兒子到草地尿尿,卻因此被警察開了張50美元的罰單。母親氣不過要上訴,得到了諸多美國媽媽的支持。在之後NBC做的一項15.88萬位讀者參與的網上調研中,有83%的網友支持此媽媽上訴,理由是,這不過是幼童會遇到的緊急情況罷了,何必為難孩子。
  @香港作家、詩人、攝影師廖偉棠:我家孩子兩歲多了,出門一定穿紙尿布,並隨身帶3條紙尿布備用,以及一身替換衣服,換尿布一定去廁所,這是常識。另外,友善提示:香港的地鐵站其實都有廁所,你只要向職員提出就可以帶你去用。當街露出孩子隱私部位的父母,和拍攝的港人,都非常不對,後者應該提醒、幫助而不是拍攝。
  @香港網友Anders Kwok:如果遇到這種情況,可以先向排隊前面的人求助,告訴他們小童尿急,真的不行就在廁所裡面解決,也好過在大街上。
  @一條快活的小肥魚:我在國內坐高鐵,有農村人帶小朋友在座位上小便,我當即制止,並領她去衛生間,教她使用嬰兒護理板。她其實很懵懂,在陌生的地方,她需要有人引導。下一次乘坐高鐵,相信她不會再帶著孩子在座位上就地大小便。
  @一毛不拔大師:從歐美來看,孩子從小就不會穿開襠褲,大量使用紙尿片,直到孩子三四歲都在用。二則國外公共場合基本都有母嬰室更換並不麻煩。但是國外偶然有父母準備不足的緊急情況下,大家也能理解出現要當眾排尿等情況。
  這場衝突該反思啥?
  @全國政協委員、民建聯副主席彭長緯:每年有幾千萬游客來港,小孩街邊撒尿等事難免發生。一方面,內地游客的素質需要提高,遵守香港的法律法規,尊重當地的文化習俗;另一方面,香港人應有包容心,並採取更加積極的行動,比如上前勸告或幫忙,而不應激化矛盾引發衝突。不文明的內地游客只是一小部分,並不代表所有內地人,正如拿手機去拍小孩私處的也只是個別香港人,不能代表700萬香港市民,雙方及媒體要以平常心看待這些事,避免小題大做,導致矛盾更加激化。
  @香港明愛屯門馬登基金中學署任校長袁國明:在公眾場合小便確實不雅,內地夫妻當然是有問題的。但是,如果能就近找到廁所,他們還會讓小孩當街小便嗎?我並不認為內地同胞在個人衛生習慣上會有太大問題,其背後折射的深層次矛盾,是開放“個人行”導致內地游客大增後,香港相關設施配套的滯後。游客在洗手間前大排長龍、普通市民生活受到游客影響……僅將矛頭對準內地游客,抨擊其素質低,或指責內地文明禮儀的宣傳力度不夠,有失偏頗。特區政府應反思在制度建設上的缺失。例如,增加公廁的數量,尤其是游客常去的地區,並做好相關的指示與指引。
  @香港《經濟日報》:文化,法規以及行為方式的差異,在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都存在。 “外國人”或是“外地人”應當尊重當地風俗文化,當地人也不要太過苛求或是濫加指責。有些時候,善意的提醒和幫助或許效果更好。
  (晨報記者 舒曉程 整理)
  (原標題:各方熱議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mwmoxkeogs 的頭像
emwmoxkeogs

馬灣公園

emwmoxkeo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